华强北的货代的格局,和别处不同的:都是门口一个电子称,里面准备着打包台,可以随时供人打包。做亚马逊的人,下午货物采购回来,三三两两开始到来,打包发货,——-这是几年的事儿了,现在很多人都主要做FBA了。——靠电子秤站着,把FBA的货放电子秤上称重,倘肯多花几块钱,便可以走DHL,或者UPS,能几天就飞抵洋人那里,如果能三四十,那就能走国内DHL或者红单UPS,但是这些顾客多是夫妻店,大抵不走这么贵的,只有大公司的,才有货车拉着货物,库管站在旁边,慢慢清点。

我从20岁起,便在华强北的全球货代里当伙计,掌柜说,我样子太傻,怕侍候不了大公司客户,就在外面帮忙做个下手。外面的夫妻店卖家,虽然容易说话,但是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。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你把包裹放电子秤上称重,看电子秤有没有归零,有亲眼看着贴着墙壁量体积,然后才放心:在这严重监督下,多算重量也很为难,所以过不了几天,掌柜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儿。幸亏跟掌柜是老乡,辞退不得,便改为录单一种无聊的职务了。我从此便整天坐在电脑前,专管我的职务。虽然没有失职,但总觉得有些单调,有些无聊。掌柜是满心热情,主顾倒是没啥好声气,教人活泼不得;只有孔大神到店,才可以笑几声,所以至今还记得。孔大神是夫妻店大卖里唯一的人。他身材很高大,清白的脸色,满头的黑发里时常夹杂不少白发,一双黑幽幽的熊猫眼。虽是大卖,可是每次发货都亲自来临,似乎没有几个帮手,也没人帮忙打包。他对人说话,总是满口爆款流程之类,教人半懂不懂。因为他姓孔,别人便从他总讲爆款、PPC、选品等这些半懂不懂的话题,替他取下一个绰号,叫做孔大神。孔大神一到店,所有发货的人便都看着他笑,有的叫到:”孔大神,你的爆款AISN又被Block了!”他不回答,对柜里说,“两箱货到美国,一箱道欧洲。”便掏出一叠人民币。他们又故意高声嚷道,“你一定又刷单了!”孔大神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…”什么清白?我昨晚亲眼见你的爆款ASIN review被贝索斯删了,删了一半。”孔大神便涨红了脸,黑色的熊猫眼顿时直放光芒,争辩道,“送测不算刷单….,送测!…请人留评,能算刷单么?”接连便是更难懂的话,什么“大数据选品”,什么“关键词否定”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: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听人家背地里讨论:孔大神原来也在大公司做运营,但是不懂运营技巧,又不会刷单,于是销量愈来愈差,弄到销售额都不够账号交月租了。幸而听过一些运营方法,便辞职开了夫妻店,卖卖华强北特产。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,便是总是使用些手段,要不了几次,连号带库存,便一起没了。如是几次,在运营的号基本全都被关完了。孔大神没办法,便守着仅存的一个店慢慢干着。但是在我们店里,品行比别人逗号,就是从不拖欠运费;虽然间或没有现钱,暂且记在电脑上,不出一个月,定然还清,从账单上删除孔大神的名字。孔大神称重完美国的货件,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,旁人便又问道,“孔大神,你当真会打造爆款么?”孔大神看着问她的人,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。他们便接着说道:“你怎么连百单以上的产品都没有呢?”孔大神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,熊猫眼笼上了一层黯然,嘴里说些话;这回可是全是A9算法之类的,一些不懂了。在这时候,众人也都哄笑起来: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在这些时候,我可以附和着笑,掌柜是决不责备的。而且掌柜见了孔大神,也每每这样问他,引人发笑。孔大神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聊天,便只好向打包工人说话。有一回对我说,“你知道亚马逊么?“我略略点一点头。他说,”知道亚马逊,…,我便考你一考,爆品打造,是怎样的流程?“我想,每天五十单的人,也配考我么?便低头录单,不再理会。孔大神等了许久,很恳切的说道,”不知道吧?…我教给你,记着,这些爆款手法应该记着。将来自己做亚马逊的时候,要用得着。“我暗想我距离自己做亚马逊还有很远呢,而且我们掌柜从不将公司自己做亚马逊的事儿告诉任何客户;又好笑,又不耐烦,懒懒的答他道,”谁要你教,不是刷单引流再烧PPC 么?“孔大神显出极高兴的样子,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,点头说,“对呀对呀!……爆品打造有四种方法,你知道么?”我愈不耐烦了,埋头接着录单。孔大神刚要清清嗓子,想讲讲爆款打造方法,见我毫不热心,便又叹一口气,显出极惋惜的样子。“精准选词,否定无效词”

有几回,几个亚马逊新手听见有人讲知识,也赶热闹,围住了孔大神。他便给他们讲广告优化,新手们听完,仍然不散,眼睛都望着孔大神,孔大神慌了,慌忙打住话题,一边看电子秤说道,“不讲了,今天不能再讲了。“侧着身又看了一眼记录人员的录入数据,自己摇头说,”不能只用PPC!还要刷单!站外引流!。“于是这一群新卖家都在笑声里离去了。

孔大神是这样使人快活,可是没有他,别人也这么过。

有一天,大约国庆节的前两三天,掌柜的正在慢慢的结账,对着账单,忽然说道,“孔大神好久没来了,还欠三百块运费呢!”我也才觉得他的确很长久没有来了。一个做亚马逊的人说道,“他怎么会来?….他账号被贝索斯关了。”掌柜说,“哦!”他还是仍旧刷单。这一回,是他自己发昏,居然去刷了大号,大号里那么多库存,能刷么?“后来怎么样?” “怎么样?先写申诉信,后来一直申诉,申诉了五六次。”“后来呢?” “后来贝索斯回复说永久关闭账号。”“永久关闭账号怎样呢?” “怎样?….谁晓得?或许钱货两空了。”掌柜也不再问,仍然满满的算他的帐。

元旦过后,冬风是一天谅比一天,看看将近过年;我整天坐在空调屋,也须穿上厚衣服了。一天的下半天,没有一个发货的,我正合了眼躺电脑椅上。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,“发一箱FBA。“这这声音虽然极低,却很耳熟。看时又全没有人。站起来向外一望,那孔大神便在电子秤哪里往称上搬货了。他脸上熊猫眼黑且无神,已经不成样子,腰上围着一个腰部支撑带,头发花白,眼镜片儿都磨得花了,眼镜腿用铁丝缠着在耳朵上挂住;见了我,又说道,”发一箱FBA“掌柜也伸出头去,一面说,“孔大神么?你还欠三百块运费钱呢!”孔大神很颓唐的仰面答道,“这……下回还清罢。这一回是现钱,要走UPS。”掌柜仍然同平常一样,笑着对他说,“孔大神,你又刷单了!”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,单说了一句“不要取笑!”“取笑?要是不刷单,怎么会封号?”孔大神低声说道,“亚马逊误杀,误,误……”他的眼色,很像恳求掌柜,不要再提。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,便和掌柜都笑了。我拿着计算器,去计算运费,展示给他看,他从外贸市场买的LV包里掏出八百块钱,交给了我,我见他手指弯曲,原来他一直用这手打电脑做亚马逊的。不一会儿,他结算完毕,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,弓着背慢慢走去了。

自此以后,又长久没有看见孔大神。到了年关,掌柜的对着账单说,“孔大神还欠三百块运费呢!”到第二年的五一,又说,“孔大神还欠三百块运费呢!”到了端午节,可是没有说,到了儿童节也没有看见他。

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——–大约孔大神已经去当亚马逊讲师了。

(原文出自跨境电商技术前沿,由EC EXPRESS/东擎速递整理发布,已受作者授权。)

更多信息,敬请继续关注ECEXPRESS东擎速递公众号。每周为您更新最新行业资讯,传播行业讯息,汇总行业展会活动,成为您跨境电商之旅的忠实小助手~

网       址:www.ecexpress.com.cn
咨询热线:400-666-5656/18801616157邮      箱:service@ecexpress.com.cnQ       Q : 2851976181